这是一个日后追溯用的小号

微博:www.weibo.com/hewhosawthedeep/
载点:https://github.com/peeDehTwaSohWeH/material-with-supplementary
如需联系,请于lofter或weibo私信/评论,github存储和版本管理为主,无人看管。

中原中也的死因是结核性脑膜炎,不是肺痨。

转载存档用意(原因参见前一篇投稿)。

None_诺奈:

谢谢指正。

诗集的翻译很多地方确实是有理解不到位的地方,也存在不少以译者能力在当时没有能够查证的东西,确实也有翻译时因为校对不够谨慎而出现的错误,因此带来的阅读体验的不佳我深表歉意。

关于死因的问题,应该是当时看到有版本是这样的说法,没有进行深入考证和求证,是我们工作的失误,因此给大家带来的误解深表歉意。

关于《诗人超辛苦》,翻译的时候确实是任性了一点,在读这个诗的时候,这个诗相较于其他的诗,用词和句式都白话了很多,也就是口语化了很多,透着浓浓的不满的气息,感觉就是酒后和朋友的一场抱怨。因此,翻译后根据现在的语言环境,也使用了现在语言环境下较为口语的表达。当然,这样的翻译方法有人喜欢,有人不喜欢,翻译毕竟是种二次创作,毕竟原作珠玉在前,无论如何翻译都众口难调,我也无从辩解。

关于二三次元不分的问题,从一开始,我们就没想过这个诗集译本是给诗人中原中也先生的读者的,对于他们来说,任何的翻译都是无谓的,最好的品读就是原作。这个诗集的译本,其实就是给通过文豪野犬喜欢上中原中也,进而想了解人物原型的读者。因为能力有限,这个一开始就不打算作为严肃文学,充其量算个资料补完,但可能我们的这个意思表示不够明显,在此给误入了此本的非文豪读者表示歉意。

我在自序里也说过了,译者不是专业翻译,同人志也不是专业出版物或者说学术著作,说到底不过就是自我满足。我们在准备做之前,也问过很多专业翻译,没有人愿意进行这么大一个工作量,而且很容易出问题的翻译工作,无奈只得自己来。我也从不指望我们的版本能够成为权威译本,无论是觉得好而喜欢,还是觉得翻译得很烂愿意自己翻译,我认为都是很好的现象。做这个本子,真的只求能够抛砖引玉,如果有日语很好的专业译者能够看到,能够将中也的诗进行更好的翻译,进而如果有一天,中也的诗集能和其他文豪们的著作一起,最终摆上书店的货架,这才是最好不过的。


 

一些关于具体翻译问题的解释:

  1. 锡皮屋顶还是粮食局,这个确实不确定,和当时特定的历史环境有关,确实应当再详细考证。

  2. 关于[河]还是[溪]的问题,其实译者在翻译的时候通过网络检索找到了长门峡的实景照片。大概这样(图片来自旅游网站攻略,侵删):


    溪水在汉语里是指水道比较峡窄,水流速度变化多端的自然淡水。因此,根据长门峡的实景,译者认为在中文的语义里是应当翻译为溪水的。

  3. golden bat确实是翻错了,当时我们讨论了很久都没搞清楚他踢了个什么东西,谢谢指正解答了我们的疑惑。

  4. じじ【自恃】自分自身をたのみとすること。自負。

    自恃 zìshì〈文〉①形自以为是,骄傲自满。

    中文和日文关于“自恃”的内在含义是一致的,不是没翻。

  5. はま【浜】① 海、湖などの水ぎわに沿った平地。浜辺。

    浜辺既可以指湖边、也可以指海边,主要是说海或者湖的水边的平地。


月夜的海边:

准确地说,有问题的是和《污浊》一起卖的别册——翻译本《成长之诗》。
    
严重的翻译错误不可胜数。
   
开篇第一首第一句全错。“锡皮屋顶吃着仙贝”被翻译成“在粮食局吃仙贝”。
《冬日长门峡》,长门峡的水是“河水”,而不是“溪水”。
《青之瞳》,踢开的是golden bat的空烟盒,而不是“装球棒的空箱”。
《盲目之秋》里,重复五遍的日语汉字“自恃”居然没译。
《月夜的海边》被译成了“湖边月夜”。
……
就不一一举例了。《诗人真辛苦》是最触目惊心的。
 
没有人会高兴看到自己的作品被胡乱翻译,拿出去卖钱的。这已经不是“尊重”了。这是完全相反的态度。

最后,中原中也的死因是结核性脑膜炎,不是肺痨。
  

AlSiP/铝硅磷:

中原中也中心本《污浊》——我后悔当初看到这个本子的宣传时,竟然还点了赞。我是被那张封面图迷惑了。其实,整个本子里最能看的部分,就是这封面了。

   

里面的诗歌翻译,用了“特么的”这个词、“你好我好大家好”这个词。然后还强行评论说,这首诗改变了诗人清高的印象,之类。你不用心翻译,当然会得出错误的、误导性的、偏激的、不成熟的结论了。

   

当然你说的是你自己的想法,至少还比那些不顾豆瓣、知乎等站的版权要求,搞抄袭的人,要稍微高尚一点。

   

——不幸中的万幸罢了。

   

这是典型的渣翻译 + 渣解释 + 把自己的印象强加于人。

   

里面的文野中也的图,下面竟然出现了三次元中也的生卒年份。

   

这是典型的二三次分不清的现象。

   

让人反胃。不可原谅。

   

出这个本子的人、翻译《詩人は辛い》的人,不可原谅。 @None_诺奈 

   

另外,翻译本《成长之歌》还是过关的,但这是另一本,要分开考虑。

   

 @斩音 其实斩音桑给这本写repo的时候,我就已经决心替他去弄清楚,中原老师为什么会写下这样那样的文字,因而才做了现在这些翻译。只是,一些人大概没有考虑自己手里的东西具有多大的价值,没有考虑作者的存在、读者的存在,才会出这样劣质的本子吧。越是劣等,人就越多,世界的金字塔正是如此。我呢,我捶胸顿足,不愿多说,只是烦恼。


评论

热度(132)

  1. 这是一个日后追溯用的小号None_诺奈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转载存档用意(原因参见前一篇投稿)。